登陆

原创什么是以人为本?观察人道,就能读懂明末

admin 2019-10-08 240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在生活中,我们谈论起人性和利益的时候,总是会从自身出发,依据现实给出最为理性的判断。可在谈论历史的时候,很多人都忘记了这一点。

正如马克思所言,人并非抽象存在,而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。

南明的历史虽然极短,但一点都不简单,绝不是简单的征服者与被征服者之间的关系。身处局中的每一个人,都会基于自己的利益,做出自认为最理性的选择。

南明政权的主要社会基础分成三类,分别是故明既得利益集团、军阀势力和底层百姓。

这三类人的利益关系不同,他们在思索自己何去何从的问题时,也会有着不同的想法。至于什么国家和民族之类的空洞言辞,很少有人会认真考虑。

如果国家民族和自己的利益有共同点,大家自然会拥护国家和民族,如果不但没有共同点,反而与自己的利益相抵触,大家自然会反对国家和民族。

原创什么是以人为本?观察人道,就能读懂明末

当然了,我不敢说这是必然现象,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他们并不会抵触这种理论。

无论南明政权的未来怎么样,既得利益集团都希望这个政权能保证自己的利益,军阀则希望能够融入既得利益集团的圈子里,进而获得更多利益,至于百姓,他们只希望自己能生活得好一点而已。

以上三者,绝不会因为南明政权是朱家皇帝而对其有所宽宥,崇祯皇帝可是货真价实的朱家皇帝,在侵犯他们利益的时候,他们依然会给崇祯皇帝脸色看。换做南明政权,他们有什么理由不这样做呢?

不同的利益团体,在追逐利益时自然会相互协作与配合,自然也会产生冲突与争夺,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事件,最终会形成一股合力。这股合力,就是所谓的历史潮流。

从表面上看,任何一个转型的年代,都会出现一个伟大人物(或伟大集团),有他(或他们)决定历史的走向。可实际上,这个伟大人物(或伟大集团),只是站在风口上的猪,他们之所以能伟大,是因为他们顺应了历史潮流。

政治既简单又复杂,说他简单,是因为政治并没有什么高深的内涵,只是角力而已;说他复杂,是因为力量永远在变化,应该怎样获取更多的力量,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。

这才是马克思给人下定义的初衷,如果弄不明白什么是人,就不可能在政治角力中获得更多力量,如果无法获得更多力量,不管他代表的是哪种利益,其结果都将是灰飞烟灭。

传统史书说起李自成和张献忠的时候,那是一口一个贼寇的叫着,能用贬低的词汇,就绝不用中立客观的词汇,咬牙切齿之情几乎跃然纸上。

可就是这样一群被鄙夷的贼寇,却能够在明末那个大舞台上呼风唤雨。大清的确取代大明坐了江山,可灭掉大明的并不是大清,而是那帮并不起眼的贼寇。

我朝教科书说起李自成和张献忠的时候,那是一口一个农民起义军的叫着,能用褒义的词汇,就绝不用中立客观的词汇,颂扬之情溢于言表。

可就是这样一群被热情歌颂的农民起义军,却在灭掉大明之后的短短几年里先后出局,仅存的残部还主动与南明政权交好,共同抵御那个来自北方的大敌。

如果没点生活阅历的人,读到这两个版本的史书时估计会精神错乱:李自成和张献忠到底是什么人?

这就是我反感政治宣传的主要原因,如果我们在读史的时候注入了过多的感情,一定会被白纸黑字给蒙蔽。

历史不是小说,可很多人偏喜欢用读小说的方式来读历史。

作为官僚集团而言,他们是既得利益者,自然认为稳定压倒一切。换言之,无论老百姓的生存环境有多恶劣,他们也不能造反。只有如此,社会才不会大乱,自己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。

作为地主而言,他们也是既得利益者,同样认为稳定压倒一切。换言之,无论农民的生存环境有多恶劣,他们也不能欠租。只有如此,社会才不会大乱,自己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。

上述二者的想法有错吗?基于他们自身的利益,这种想法是没错的。但基于受他们压迫的阶级而言,这种想法自然是大错特错。

如果用理性的方式来思考,他们自然会明白,决不能把受压迫阶级逼到绝路。但如果牵涉到他们自身的利益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在人类历史的发展过程中,每隔一段时间,自然会发生血与火的交融,这不是人类天性喜欢杀戮,而是在阶级固化的时候,只有血与火能够改变这一切。

蛋糕就那么大,你们吃得越来越多,从表面上看是盛世,可实际上,这只是末世的倒计时而已。

李自成和张献忠都是底层百姓的代表,如果不是因为底层百姓吃不上饭,那么李自成和张献忠无论有多大本事,也没有办法鼓动大家站出来造反的。甚至就他们本人而言,只要有吃有穿,也未必就会站出来造反。

要知道,李自成和张献忠原本就是大明体制内的人,是大明的既得利益集团吃相太难看,把原本属于他们的口粮吃光了。为了保证自己不饿死,他们只得站出来争取粮食。

这就是一种人的本能行为,扯什么脑后长反骨,扯什么反帝反封建,岂不是庸俗到了极点?

王二首举反旗,王嘉胤是集大成者,王嘉裤子尺码对照表胤之后还有紫金梁王,紫金梁王之后还有李自成和张献忠,李自成和张献忠之后还有郝摇旗和孙可望。

在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里,只要既得利益集团一天没有改变利益分配方式,这种自下而上的造反就不会有终结的一天。

如果把上述反贼首脑全部杀光,依然还会有人继续造反原创什么是以人为本?观察人道,就能读懂明末,因为这不是几个人所能推动的事,而是整个天下的既有架构出了大问题。

在朝堂上,其实也是如此的。

崇祯皇帝在位十七年,却换掉了十九位首辅,他为什么能做这种事?

因为在皇权稳固的年代,皇帝想打击高级官员绝不是什么难事。有人哭就有人笑,这个官员被赶下台,自然会有人接替他的位置。一派官员被赶下台,自然会有另一排官员接替他们的位置。

在官员充足的情况下,皇帝自然可以非常轻易地实现借力打力。但皇帝也只能打击某一个人或某一伙人,绝不能伤害整个既得利益集团。

万历皇帝任用张居正搞“一条鞭法”改革的时候,整个利益集团都受到了损害,所以张居正一死,万历皇帝立刻停止改革。

万历皇帝征收矿税的时候,无论是什么党派的人,无论是内廷还是外廷,都团结起来共同抵抗万历皇帝。

在这场风波中,我们看到了大宦官和朝臣通力协作。很多人说起矿税一事,总是对于那些反对矿税之人的身份语焉不详,可实际上,反对矿税的人,都是通过矿税获利的人。

崇祯皇帝刚继位的时候,那是一派天真的念头,认为自己只要把魏忠贤这个祸国殃民的货色给宰了,大明就能实现中兴。

可当他毫不费力地干掉魏忠贤之后,却发现局面变得更加崩坏了。以前军队还有军饷,干掉魏忠贤之后居然出现了欠饷的行为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很多人在说起明末经济危机的时候,总说明朝宗室人数众多,生生把大明给拖垮了。可为什么早不拖垮晚不拖垮,偏等到崇祯皇帝在位时拖垮呢?

崇祯皇帝自缢之后,南明政权继续执政,可南明政权无论怎么内讧,我们都没听说过他们缺钱。大清入主中原之后,也没听说过他们缺钱。

难道偌大的中国,仅靠屠杀百万大明宗室就能获得新生?那未免也太高看大明宗室了。

在讨论一个国家灭亡的原因时,最忌讳的就是怪这个怪那个,好像没有这个因素,国家就不会灭亡一样。

事实上,国家灭亡的直接原因就是出现经济危机,而导致经济危机的原因则有许多。想要改变这一切,仅靠改良是绝对不够的,那需要一场彻底的清洗,而这又不是普通人所能办到的。

都说东林党贤能,可东林党在位的时候,并没能改变这一切;讨厌东林党的人认为,所谓的阉党比东林党靠谱多了,可如果阉党上台,恐怕也改变不了这一点。

他们都是既得利益集团,他们都无法拽着自己的头发飞升。

大清会是改变这一切的关键点吗?至少从当时的情形来看,大清也改变不了什么。

按照正常发展,大清入主中原之后,只要充分尊重这些人的利益,自然有希望把南明政权和平演变。可这样一来,所谓的大清不过就是第二个大明,原本的痼疾全部继承,建国伊始就有暮年景象。

比如说历史上的西晋,司马氏几乎是全盘接收了曹氏的基础,所以西晋建国伊始,上层原创什么是以人为本?观察人道,就能读懂明末社会就是一片暮气重重的景象,一个新兴的政权居然流露出老态,以至于短短几十年就灭亡了。

大清的基本盘是八旗贵族,军事能力很强,但在政治层面却肯定比不上故明的那些官僚。如果真是和平演变,八旗贵族少不了受欺负。

在这种背景下,“剃发令”出台了。

在此之前我写过“剃发令”的相关文章,“剃发令”的出台,主要是因为投降大清的故明势力支持,但其中也有八旗贵族希望借此清洗故明势力的需求。

如果没有办法改变既有架构,则必须有一种“大破大立”的勇气,否则只能建立改良政府,绝不是什么新政府。

要做出改变,就必须在新上任的时候做出改变,此所谓“新官上任三把火”。如果不能通过这三把火,把不合理的既有架构烧毁,那么所谓的新官,其作为和前任也不会有太大区别。

只不过,“剃发令”这个招数太过诡异,再加上大清本就是异族,天然会受到汉人的抵制。所以在“剃发令”出台之后,大清虽然获得了清洗既得利益集团的机会,却也背负了沉重的民族枷锁。

对于大清的这个举动,南明政权内部的既得利益集团看得格外清楚,但无论看得有多清楚,他们都没有办法组织起有效的反抗。

在面对利益的时候,很少有人能够保持清醒,他们知道不该继续分赃,但任何试图破坏他们分赃举动的人,都会在第一时间被排挤出局。

这就是历史的潮流,它永远都不会脱离人性。很多时候,总会有智者能看穿历史走势,并不是因为他有特异功能,而是因为他看懂了人性。

应该怎样研究历史?或许每一位大师都有自己的方法。但在我看来,想要读懂历史,就必须先读懂人性。

如果习惯性地站在高处往下看,习惯性地站着说话不腰疼,习惯性地用浪漫的眼光看待历史,其所得出的结论必然是与事实相违背的。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